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渡劫八百年,我成了禁忌生命 > 006 你们不要再来啦!

  ……

  清风观后山。

  十来道遁光疾来。

  其中季怜悠与姜绍元最是报仇心切,冲在了最前头。

  路归远和其他人也不遑多让——

  大家都想拿下那渡劫之人、斩获首功!

  唯有被路归远点名陪同的‘钟师弟’最是机敏。

  听到路归远命令后。

  他一开始冲的最快。

  可飞着飞着。

  竟是不知不觉退到了队伍的最末端!

  ……

  嗖!

  季怜悠身法最快。

  一口气越过了围墙。

  她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凉亭里活动筋骨的魏不倦!

  后者看到个披麻戴孝、眼神凌厉的女子突然出现在自家后院的围墙上也是大吃一惊!

  “坏了!”

  “有人来寻仇!”

  魏不倦下意识地抓住了灵气瓶。

  “纳命来!”

  季怜悠柳眉一立,手中忽的多了一面鬼气森森的扇子,可还没等她将那扇子祭出,天空中陡然撕开一道裂缝!

  轰!

  先是一道幽蓝色的火柱似开天利斧般撕裂了天地。

  紧接着。

  是无穷无尽的火雨落下!

  魏不倦头皮发麻。

  他看得真切。

  那火柱是自上而下地贯穿了那披麻戴孝的女子的身体!

  只这一下。

  季怜悠便被焚去了血肉和神魂,只剩下几根焦骨从空中散落,在围墙上磕巴了几下,最终掉到了菜圃里,和那只逐风兔的焦尸相伴。

  ……

  【受业力深重之人与魔器的刺激,天劫提前结束本轮倦怠期……

  ……

  天劫强度升级中……

  ……

  当前天劫:幽冥火劫】

  ……

  “不好……”

  火柱落下时。

  离季怜悠最近的正是立功心切的路归远。

  眼见那劫云去而复返。

  这老头吓得魂飞魄散。

  他二话不说激起遁诀就往外跑。

  勉强躲过了第一轮火雨。

  回头看时。

  姜绍元等其他炼气期的弟子已然被火雨纷纷点燃。

  一个个挣扎哀嚎了几息。

  便成了散落的碳块!

  路归远更不敢停留。

  全身法力都注入遁法中。

  只一心想逃命!

  可天劫那是这么容易相与的?

  被劫云摄住。

  等闲修道人的法力都要被削弱大半。

  更别提受针对的魔修了!

  艰难地躲避着火雨。

  路归远从未觉得自己的遁法竟是如此的迟滞和缓慢。

  为了抵挡如疾风骤雨般的幽冥火。

  他接连甩出好几件法器。

  可这些法器最多只能抵消一两枚幽冥火球。

  不一会儿。

  他身上的家当就被天劫轰了个干干净净!

  眼看自己是逃不出天劫范围了。

  路归远不由万念俱灰。

  生死存亡时刻。

  他突然注意到天劫范围的边缘有个人影!

  “钟师弟!”

  “救我!”

  路归远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似的尖声呐喊——

  是了!

  只要钟师弟能替我挡下几枚幽冥火球。

  我就能活!

  他一边踉跄逃行。

  一边满是希冀地看着几乎完好无损的钟师弟。

  然而后者站在天劫边缘。

  只是一脸冷漠地看着自己。

  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嘲讽。

  刹那间。

  路归远血气上涌、眼球急突。

  “不救我……”

  “那就都别活!”

  路归远狂性大发。

  他猛地祭出了那件【赤焰血轮】——

  一阵怪笑声传来。

  赤红色魔火中。

  钻出来一个嘴角淌着血水的魔头。

  它一口就咬掉了路归远的右胳膊!

  路归远吃痛之下连连哀嚎。

  下一息。

  他借着血轮的力量强行激发遁光。

  以之前三倍的速度朝着钟师弟的方向逃遁而去!

  看到这一幕。

  刚刚还云淡风轻的钟师弟顿时被吓得亡魂大冒!

  他立时化身血茧。

  朝着更远的地方遁去!

  数息后。

  劫云猛烈地扩张了一大圈。

  天地间火雨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

  是一张张金黄色的巨网!

  这些网的结点上。

  分别悬挂着一颗颗直如白昼的火球!

  呼!

  火网遮天蔽日。

  只是向下一压。

  那钟师弟和路归远便都被兜住。

  赤焰血轮上的魔头只是勉强挣扎了一个回合。

  便被白色火焰融为灰烬。

  这两名筑基期的魔修就此灰飞烟灭!

  ……

  【受业力深重之魔器的刺激,天劫进入了狂暴期!

  ……

  天劫强度升级中……

  ……

  当前天劫:太阳真火劫】

  ……

  好好的倦怠期没了也就算了。

  天劫强度还特么的连升两级!

  魏不倦人简直是麻中麻!

  “好烫!”

  他有点难受地看着天上不断落下的太阳真火。

  雷帝护符是能免疫雷火的伤害。

  也能削弱温度。

  但削弱后的太阳真火仍然对他造成了一定的损伤!

  他的皮肤从白皙迅速转为焦黑。

  与此同时。

  一股生机勃勃的力量自他体内激发出来。

  不断地修复着被烫伤的表皮。

  很快。

  他就闻到了熟悉的肉香味……

  魏不倦稍微动一下。

  就会有大块大块的焦皮从他身上剥落,露出内里嫩如婴儿的肌肤来。

  如此往返几轮。

  魏不倦身边就多了一大叠厚厚的焦皮。

  最糟心的还不是这个!

  ……

  【你杀死了前青雀楼女修季怜悠,其亲朋好友、门人弟子对你产生仇恨,你将有可能遭遇他们的追杀……】

  ……

  【你杀死了玄霜魔教弟子姜绍元,其亲朋好友、门人弟子对你产生仇恨,你将有可能遭遇他们的追杀……】

  ……

  【你杀死了玄霜魔教长老顾小清,其亲朋好友、门人弟子对你产生仇恨,你将有可能遭遇他们的追杀……】

  ……

  【你杀死了玄霜魔教执法长老路归远,其亲朋好友、门人弟子对你产生仇恨,你将有可能遭遇他们的追杀……】

  ……

  【你杀死了玄霜魔教长老钟大帅,其亲朋好友、门人弟子对你产生仇恨,你将有可能遭遇他们的追杀……】

  ……

  ……

  拉开仇恨度名单一看。

  呵!

  一口气多了上百人!

  魏不倦头疼的厉害。

  他真不想到处结仇啊!

  不是说好了魔教中人畏惧天劫吗?

  怎么到了自己这儿一个个都开始飞蛾扑火了?!

  这年头的魔修……

  都是这么混不吝的吗?

  “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安静地渡完劫?”

  “时间不多,也就八百年……”

  魏不倦由衷地祈愿:

  “求求你们不要再来啦!!”

  然后他点开仇恨列表。

  从上往下。

  开始望气品鉴。

  ……

  六峰山。

  长老堂。

  “短短两日,本舵的刘、路、顾、钟四位长老的长生灯竟是齐齐熄灭!”

  “敌人来势汹汹,下手极重!”

  “诸位怎么看?”

  一个半张脸长着蚯蚓般沟壑的男子冷声问道。

  “长生灯指向的都是青崖山,很难说不是正道的阴谋!”

  下首处。

  一个摇着折扇的白面公子轻哼道:

  “依我看,他们是想挑起正魔大战!”

  立时便有人附和道:

  “战便战!”

  “咱们玄霜魔教在咏州地界,还没怕了谁!”

  “是啊是啊!”

  “干那帮龟孙的屁眼!”

  气氛逐渐躁戾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