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 > 第0572章 让百姓审判翰林,朕倒要看你如何驭民

第0572章 让百姓审判翰林,朕倒要看你如何驭民

  ,大明:我,调教木匠皇帝

  群臣沉默了。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大着胆子道:“皇上此言差矣,粮食亩产乃小道也,钻研儒学经义方为大道!”

  “皇上您治理天下,不要我等读书人,光看粮食亩产又有何用?翰林学士乃国之栋梁,未来朝廷又岂能离得开这些贤才?”

  “他研究能增产的肥料,皇上您奖赏他银两便是了,一介匠人,又如何当得起四品官衔,学士封号?”

  “我等翰林学士终日忧国忧民,无时无刻不在为国分忧,至今尚无五品衔,皇上您却给了一个匠人四品衔,还封他学士!皇上如此厚此薄彼,如此薄情天下读书人,这天下岂能安稳,百姓如何安居乐业?”

  “还请皇上明察。”

  老学究说完,还一副忠心为国的模样,看那神情仿佛朱由校不听他的这大明朝就要亡了一样。

  黄立极和魏广微这两个被迫成为东林党魁首的倒霉蛋忍不住皱眉,这些翰林学士钻研经义是不是钻研到狗肚子里去了?

  脑子是傻了吗?

  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满嘴胡言乱语,这就是翰林的学士?!

  东林党怎么竟是这些货色!

  这样的队伍怎么带?

  还让他们这内阁辅臣来点作用?

  你们这些自诩贤才的人先起点作用啊,不然我们怎么帮你们说话?

  朱由校也是被气笑了:

  “忧国忧民?”

  “为国分忧?”

  “尔等?!”

  “你等终日除了吟诗作对,就是押妓饮酒,这也叫为国分忧?”

  “尔等到底做了什么为国为民的事情,朕怎么全然不知?”

  “王学士此等惠泽天下的善事,到了尔等嘴里却是皮毛小事,尔等为国为民的本事朕没看到,但颠倒黑白的本事,朕是看到了。”

  “尔等好本事啊!”

  “好得很啊!”

  看着朱由校这幅煞气凌人一副要杀人的模样,翰林学士们有些害怕了,他们只是想扬名而已,顺带出口被狗皇帝压制这么久的恶气,让狗皇帝知道他们翰林的战斗力,可他们没想死啊!

  而且粮食亩产有那么重要吗?

  只要农民好好耕种,地里不都是粮食吗。

  反正我们都是官宦世家,耕读传书。

  当然,读书是读书了,耕种?

  那是什么玩意?

  那不是佃户和下人做的事情吗?

  所谓耕读传书的书香世家,那都是世代当官,吟诗作对,游山玩水,押妓作乐,读书不就是为了这些吗?

  更何况吃的都是上好的精米,顿顿有鱼有肉,鸡鸭鱼肉从来不缺,美酒更是数不胜数.

  至于农民吃什么?

  大概也是白米饭吧?

  至于什么番薯,洋芋,豆子,那些东西不都是给畜生吃的吗?

  不会真有人靠吃这些活着吧?

  小麦这都是下人吃的东西,他不懂有什么问题?

  我等翰林学的那都是经世治国之大学问,不懂这些小道有问题吗?

  而此刻,别说朱由校了,老百姓都被这些翰林的态度给激怒了。

  这些人,真的就是没把老百姓当一回事,压根就是没把老百姓当一条命。

  老百姓也需要吃饭,也需要填饱肚子,人活在世上不就图一口吃的?

  如果吃的都无法满足,那老百姓还叫活着吗?

  可这些人,把王学士辛苦钻研的肥料,这能救活千万百姓,让无数人吃饱的肥料当成小道。

  钻研经义,圣人学说,伱们怎么没学死啊!

  围观百姓已经是群情激愤,那喊打喊杀的声音传到周杰这些翰林的耳朵里,看着周围百姓那愤恨的眼神,他们隐隐有些后悔了。

  后悔的自然不是殴打王立臣和说的那些话,他们是真的压根就瞧不起王立臣,也看不上肥料农耕,他们连下地耕种都没有过,还以为只要老百姓认真耕种,地上就长出粮食呢。

  至于什么旱田水田,什么南北差异,春种什么秋种什么,小麦和稻米,稷黍究竟有什么不一样,他们更是分不清。

  可即便这样,他们也认为自己是对的,后悔的无非是怎么当时没把事情闹得更大点,好让狗皇帝投鼠忌器。

  看狗皇帝的模样,他似乎是要动手杀人啊!

  “好啊!好啊!”

  朱由校撸着袖子就要动手,自从用道理成功说服一票人后,朱由校就喜欢上了用道理说话,左手就是天道,右手就是公理,道德仁义全在这对拳头里!

  有意见?

  好啊,我和你讲道理!

  而周杰眼看朱由校要动手打人,他可是怕疼的,连忙喊道:“皇上!皇上!”

  “您真要为了一个贱籍匠人而对我等翰林读书人下手吗?”

  “那只是个贱民啊,您治理天下还要靠我们读书人啊!”

  “您真不怕此举引来天下读书人的非议吗?”

  “法不责众,法不责众啊皇上!”

  听着周杰的喊声,朱由校停下了脚步,周杰见朱由校停下来似乎思索起了自己的话,还以为自己说的有效果了,庆幸之余连忙说道:“皇上,自古以来,法不责众,我等翰林读书人齐齐动手,正因我等翰林是一心一意为了大明,为了皇上您好啊。”

  “这治理天下,那些贱籍根本无法为您分忧解难,而我等读书人胸有韬略,正是为您治理国家的忠臣良相啊,您还得依靠我等读书人驭民啊!”

  朱由校上下打量着周杰,又看了看周围百姓那愤怒的脸庞,随后冷笑着看着周杰:“驭民?”

  “治理天下?”

  “好啊,你能驭民,你能治理天下。”

  “既然如此,你就先把现场的百姓驾驭给朕看看,朕倒要看看你的驭民之术!”

  周杰一听,心里咯噔一声,他惊恐的看着朱由校,他现在明白了,朱由校这个狗皇帝是真的想要他死!

  “放百姓进来,朕倒要看看他如何驭民!”

  随着朱由校的命令传来,锦衣卫放开阻拦,那些怒火中烧的百姓再也没了舒服,数千百姓黑压压的涌来将周杰团团围住。

  看着这些百姓仿佛要吃人的眼神,周杰真的害怕了,他双腿战战发抖,脸上背上全是冷汗,随着百姓步步逼近,他惊恐的说道:

  “尔等,尔等贱民想干什么?!”

  “我可是翰林!”

  “打的就是你这个误国误民的翰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