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友教我谈恋爱 > 第七十九章 原来谈恋爱还是个体力活

  “你在说什么?”西山亮平眸光闪烁,脸色阴晴不定。

  “老师就该好好教学生,钻营取巧的东西,还是不要带到班里来,有些过于丑陋了。”黑沢镜确实有些看不下去了。

  如果说西山亮平跟小林美知竞争优秀教师的问题,顶多是职场不当竞争问题。

  作为一个成年人,黑沢镜虽然反感不舒服,但也能理解。

  通过讨好上司,获得一定利益这种事。

  你说他恶心吧,是恶心。

  但还真没办法上纲上线,谁都想给自己捞好处,这算是人之常情。

  人情构建的社会就是这样,很多时候没那么多公平。

  久野惠子怎么行使她的权利,黑沢镜还真管不着,也不想管。

  但对方利用教师职权,打压学生,谋取私利的事情,这已经不是职场问题了,这是师德问题。

  小林美知排座位,基本都是按照高矮个,适当照顾近视的学生,在此基础上适当把学习意愿不强的学生调到后排。

  而今天西山亮平排的座位,除了把黑沢镜安排到前面之外,黑沢镜发现大部分前排的同学,都是家里有钱有势的同学。

  班上其他学生大概是体会不到这种无形的调配,顶多隐约感觉到桃原心乐被老师针对了。

  而作为一个成年人,黑沢镜对这方面的洞察细节能力算是比较强,班上哪些学生家境富裕,有钱有势,基本上也能看出个七七八八。

  西山亮平心中尽管愤怒,但还是有些讶异于黑沢镜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他当然知道黑沢镜说的钻营取巧指的什么,不过他也只能装作没听懂黑沢镜的话。

  他呵呵笑了两声,“老师的工作问题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吃饱了。”

  西山亮平扔下没吃完的拉面站起身离开,转身的一瞬间,脸又阴了下去。

  黑沢镜看着对方仓惶离开的背影,拉了一波仇恨的黑沢镜也是无趣的笑了笑,便开始点餐。

  ————————

  放课后,黑沢镜为了兑现恋爱关系承诺,他又多了一项去参加剑道社活动和美少女击剑的任务。

  这给黑沢镜一种分期付款的感觉,先领取系统奖励,之后要分期陪鸠山樱雪练剑。

  当!

  被爆头了。

  鸠山樱雪手中的木剑将黑沢镜的金属护面打的叮当响。

  “你昨天隐藏了实力?”尽管赢了,垂下手中剑的鸠山樱雪依旧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黑沢镜知道这大概是面瘫少女表达惊讶的方式,但黑沢镜确实看不出惊讶,反而怎么看都像天线宝宝。

  “为什么这么问。”

  “你比昨天更厉害了。”鸠山樱雪坦言道。

  黑沢镜其实隐隐约约已经感觉出来了,自己确实比昨天厉害了不少。

  究其原因可能就是血肉画师带来的“解刨侧写”让黑沢镜能敏锐的捕捉到击剑时,彼此之间的肌肉骨骼运动。

  一切微小的细节不自觉的被捕捉到,从而对对方接下来要做出的动作产生一定的预判感。

  这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两人之间的速度差距。

  不过他和鸠山樱雪之间的差距,很难从技术层面弥补,差的是属性。

  所以他依旧完败。

  当然,他自然不会告诉鸠山樱雪血肉画师能力的事情,便笑着道:“昨日和你对决,让我受益匪浅,细细琢磨之下,我悟了!”

  “交战一次,就能有这么大的进步,你真是个天才。”鸠山樱雪毫不掩饰的赞美道。

  “我哪里是什么天才,我只不过是把别人睡觉的时间拿去练剑了。”黑沢镜脸不红气不喘道,引得本章说里读者们he——tui的集体吐痰。

  “嗯,我们开始训练吧。”鸠山点点头。

  “怎么练?”黑沢看了看周围的剑道社成员正在练习的项目,问了问。

  这些家伙今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尽管鸠山樱雪对他们下达了捉对练习的指令,但目光没少往这边撇。

  毕竟黑沢镜享受的是社长单独陪练的VIP待遇,剑道社从成立以来,就没人有过这个待遇!

  “把手给我。”鸠山樱雪找了个高一阶的台阶,将手肘拄了上去,一副要和黑沢镜掰手腕的架势。

  “练习掰手腕?”黑沢镜有些云里雾里,他不明白这对击剑有什么用。

  “不是。”鸠山樱雪摇头,“只是测试一下你的上肢力量上限。”

  黑沢镜也就按照对方的意思,开始掰起了手腕。

  黑沢镜纵使使出吃奶的劲,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鸠山樱雪面无表情的将他的手一寸一寸的掰到了地上。

  在黑沢镜手背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其他偷看的剑道社成员齐齐发出欢呼声。

  “你这样会找不到男朋友的。”黑沢镜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你不就是吗?”鸠山摸了摸脑后的马尾,表疑惑。

  黑沢镜无言以对,只能低声道,“这么多人看着呢,多少给我留点面子。”

  低情商掰手腕:直接摁倒。

  高情商掰手腕:表现出势均力敌的模样,最后险胜!

  鸠山樱雪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目光,若有所思,也跟着低声道:“要不再来一次?我假装输给你?”

  那也太假了吧!

  黑沢镜懒得吐槽,继续道,“所以测试的结果呢?”

  “如果刚才你用了全力的话,你的上肢力量极限大概是我的五分之二到二分之一。”鸠山樱雪想了想,做出结论。

  “这个差距已经能影响到剑道对决的胜负了,所以要对你针对性的进行上肢力量训练。”

  上肢力量训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行黑沢镜期待的下肢力量训练。

  鸠山樱雪随后不知道从哪掏出两个金属哑铃,随后她便开始在哑铃上调整铁饼的重量。

  “举哑铃,一组一百五十个,每组做完了休息五分钟,一共三组。”鸠山樱雪将调整完毕的哑铃递给了黑沢镜。

  黑沢镜眼皮不由抽了抽。

  说好的剑道社训练,难道不是击剑吗?

  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体力活了。

  神特么举哑铃!

  但看着少女那一脸认真的模样,黑沢镜尽管心中腹诽,还是接过哑铃老老实实的举了起来。

  鸠山樱雪设定的哑铃重量并不特别沉,但把富婆快乐铃连续举一百多次,还是让他有些欲仙欲死。

  一组刚做完,豆大的汗珠从脑门渗了出来,黑沢镜的手都不受控制的发颤了。

  体力本就不是他属性数值里的突出项,和其他同龄人都差不多。

  周围其他剑道社成员看向他的目光再也不是羡慕嫉妒恨了,反而充满怜悯。

  这VIP,不要也罢。

  “他们怎么都不这么练?!”黑沢镜没好气的指了指看着他偷笑的其他剑道社员。

  少女一本正经的摇头,“他们练习剑道只是为了参加有趣的社团活动,而你是为了打败我。”

  黑沢镜还能说什么,他只能撇了撇嘴,开始做第二组。

  争取早日打败鸠山樱雪,从这筋肉地狱中逃出来。

  三组做完,黑沢镜已经瘫在台阶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手指都懒得动一下了。

  鸠山樱雪木然声音的像是恶魔的低语般传到他耳中,但看着他那充满希冀的目光,却好像圣女在给勇者交代使命一样。

  “五分钟休息时间到,我们趁热打铁,开始进行下一项训练吧。”

  今天,黑沢镜算是第一次切实的认识到,原来谈恋爱还是个体力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