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友教我谈恋爱 > 第七十一章 你家骨灰盒长这样?

  “你帮我去母亲的房间拿一件东西。”

  听到源静花这句话,黑沢镜第一反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随即就想到这是不是对方设下的圈套陷阱之类的。

  这要求,很古怪,听起来又特别简单。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拿?”黑沢镜问。

  “那房间,我进不去。”

  “那你为什么不和你母亲直接要?”

  “那我就在把话说明白一点,你帮我去母亲的房间偷一件东西。”源静花赤色瞳仁显得有些妖冶。

  拿和偷,一字之差似乎奠定了事件的本质。

  “我去偷,你举报我,你妈再揍我?”揍只是夸张的说法,黑沢镜想不通源静花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你可以把我们的对话录音,如果我举报你,你就拿出录音,自然不会被人误会。”

  源静花的话却让黑沢镜更疑惑了,对方都这么说了,他确实有些搞不清对方的目的了。

  “什么东西?”黑沢镜决定先问问。

  源静花掏出手机,翻出相册的一张照片,将手机推到了黑沢镜面前。

  画面上是一个镶嵌着镂空铜架的紫色方形小木盒,几条包裹满符纸的钢链将小木盒缠的死死的。

  看上去极像电影动漫里那种封印着什么不祥之物的匣子。

  “这东西,看上去就很危险啊。”黑沢镜实话实说道,随后就盯着源静花看她反应。

  如果是普通的世界,大概现在黑沢镜会一口答应,但自从知道了这世界上还有灵能之类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不得不慎重。

  “怕了?”源静花扬起嘲讽的嘴角看着他。

  “就算激将法也没用,说的详细点,我才会考虑考虑。”

  “里面是什么东西不能告诉你,但绝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否则也不可能放在那种显眼的地方,无人看守。”

  “显眼的地方?无人看守?”

  “嗯,在我家祖宅,放在母亲的房间里,祖宅那附近只住着几个和尚。”

  “和尚不是人?”

  “兴许不是。”

  “所以到底几个和尚?”

  “三个。”

  “一灯大师、鸠摩智加扫地僧?”

  “什么乱七八糟的。”源静花瞥了他一眼。

  确实不得不让人在意啊。

  在祖国的武侠小说里,这种和尚看守的机关要地,往往都是副本难度最高的副本。

  张无忌的义父金毛狮王谢逊,就被三个和尚看押在少林寺,这岂不意味着这东西跟金毛狮王一个等级的?!

  “我拒绝。”黑沢镜不喜欢做无把握之事,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但凡他主动愿意涉及的危险困难,要不是自己擅长的领域,要不是做了很久的准备。

  涉及到未知的领域,莽过去还真不是他的风格,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怎么也得苟住。

  源静花沉默一会儿,才重重吐出鼻息道:“告诉你也无妨,那是我姥姥的骨灰盒。”

  “你家骨灰盒长这样?”黑沢镜显然是不信的。

  “对,我家骨灰盒就长这样。”源静花似是怕他不信,又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

  看上去像个祠堂,祠堂中间摆了个香案,香案上面正悬一面旗。

  旗面左右对称,剪纸也能剪出来,上面三朵蓝色小花,下面五片蓝色的竹叶。

  旗的左右两侧放满了这种奇形怪状的小盒子,小盒子下面挂着对应的名字。

  确实都姓源。

  黑沢镜有些无言以对。

  是自己肤浅了。

  你永远想象不到这些豪门大户会整出什么样的稀奇古怪玩意。

  把自己的骨灰装在长得像封印恶鬼的匣子里,源氏,真有你的。

  “所以?”这是什么东西对黑沢镜根本不重要。

  “姥姥生前待我极好,我想跟她说说话。”少女面无表情,语气毫无波动。

  源静花平时和他相处的时候,基本上是不掩饰任何情绪的。

  但现在,对方却刻意把自己的情绪流露掩饰了起来,虽然黑沢镜也不知道对方在掩饰什么。

  但让他莫名就能感受到对方心中流动的思念情愫。

  “这样简单的要求,你母亲不可能不答应吧?还用得着偷?”

  “你不了解情况,知道多了对你也不好。”

  源静花微微摇头,但似乎不愿多说。

  “这算什么?打温情牌吗?”黑沢镜笑着问。

  一个期待着能和姥姥骨灰说话寄托相思的完美少女,无疑会激起男人们自发的保护欲。

  但黑沢镜作为一个能控制自己欲望的成年人,控制这种保护欲自然不在话下。

  看到黑沢镜淡漠的表情,源静花继续道,“这样吧,我再追加一个条件。”

  “只要你能帮我把盒子拿到手,除了能交往之外,如果你是鸠山龙雀的儿子,在政治方面,我会极力帮你促成两家的联盟关系。”

  “如果你不是鸠山龙雀的儿子,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在你暴露之后,至少我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少女的话说的很聪明,这让黑沢镜莫名有种被看透的感觉,对方似乎已经认定他是假冒的一样。

  但她没有直接说我会保你一条狗命,反而追加了是与不是的选项。

  把一个试探性的问题,变成了真正的条件。

  “为了鸠山家和源氏家族的辉煌未来。”黑沢镜笑着对她伸出了手。

  源静花没有握手,却把脚放到了黑沢镜手中,随即像鲶鱼一样滑走,她眯眼浅笑着,“为了鸠山家和源氏家族的辉煌未来。”

  “说吧,祖宅在哪,我这几天想办法去试试。”

  “不着急,你一个人应该没办法得手,或者说连门都进不去。”源静花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书柜旁,打开书柜取出一个挎包。

  而后从挎包中掏出一个和照片上骨灰盒一模一样的小盒子,走回桌前,递给了黑沢镜。

  “这周六我们家应该有祖祭,我和母亲会回祖宅,到时候你在祖宅附近和我们制造一次偶遇,出于礼貌,母亲应该也会让你进去参加。”

  “之后我想办法转移那三个和尚的注意力,你去母亲房间把骨灰盒调换,这就是你这次的任务。”

  “周六吗?”黑沢镜琢磨着,那岂不是还得等五天?

  “可我现在就想跟你交往,一刻也不想等,不能把你捧在手心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煎熬,痛苦死了。”黑沢镜诚挚的发出爱的宣言。

  源静花看着他笑,“有多痛苦?比把你的小XX锁在笼子里还痛苦?”

  “比之痛苦一万倍!”黑沢镜昧着良心捶胸顿足地说道。

  “行,那我就满足你。”源静花满意的笑道。

  【已与源静花达成恋爱关系。】

  【根据对方(三星)“彼岸花”特质,正在随机抽取恋爱奖池中的物品。】

  看到面板上的提示,黑沢镜瞳孔微微缩了缩。

  三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