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友教我谈恋爱 > 第四十五章 永别了

  里堂收起手机抬起头,恰好瞄到了那个从学校门口走出来的女人。

  是那个在交番所做笔录的女人。

  女人时不时扶一下自己的金丝眼镜,摇曳的步子像一只孔雀。

  “久野校长。”不时周围有其他离校的老师对她打着招呼。

  那女人姿态看上去有些目中无人,只顾走自己的路,只有在周围其他老师对她打招呼时,才微微偏头颔首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女人出了校门正在朝校外的停车场走去。

  里堂打了个哈欠继续盯着校门。

  离放学也就不到半小时了,听珂珂酱说黑沢镜班上最后一节课是体育,他又不参加社团活动,不排除有早退的可能。

  就在此时,里堂发现树下的相岸夫不知何时从花坛上站起来了。

  此时正在剥手中包裹着“棍棒”的布条,一圈一圈的布条脱落下来。

  里堂打哈欠的动作突然怔住,他的目光也被冻结住。

  随着最后一点布条脱落,一把没有刀鞘的武士刀露出狰狞的光泽。

  他要干什么?

  说实话,直到此刻里堂原野还是有点蒙。

  直到他看到相岸夫做出个标准的持刀冲锋的起手式,迈着矫健的步子奔向那个女人,里堂原野的心脏才如同鼓槌一样,砰砰剧烈跳动起来。

  里堂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身体不自觉的后仰,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相岸夫的步子快到不可思议,看上去完全不像穿着木屐在行动。

  只是一秒钟,他就从树下的荫庇中完全冲出,如同冲破黑暗囚笼的恶虎。

  雪亮的刀身一寸一寸的被阳光扫过,反射出的刺眼光辉让里堂平下意识眯住双眼。

  “大樱岛帝国万岁!”相岸夫嘴中大声喊着意义不明的话,却足以惊动周围所有人。

  久野惠子闻声转头的时候,相岸夫已经离她只有三米远了。

  “啊!”久野惊惧的尖叫比相岸夫的声音尖了不止50分贝。

  本能之下,她一边尖叫,一边转身逃跑。

  但穿着高跟鞋的她,别说跑过猛虎,甚至连鸭子都赶不上。

  噗嗤。

  刀身入肉的声音虽然细微,但却实实在在的直接从在场每个人脑中响起。

  久野缓缓低下头,嘴巴嚅动着看着自己肚子上长出的滴血刀尖,双腿也不知道是因为是害怕还是受伤,不停剧烈的打着摆。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周围的尖叫声像是瘟疫一样由近及远的传染出去。

  校门口的年轻保安手中握着胶皮棍,却不敢向前走一步。

  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发抖,脚步缓缓后退,直至后背撞在传达室的墙上,手中的短棍再也握不住,直挺挺的掉落在地上。

  保安整个身体顺着墙缓缓瘫了下去,一屁股坐到地上后,才连滚带爬的转身朝学校深处跑去。

  “杀人啦!”

  “报警!”

  “快报警啊!”

  里堂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气,胸口不停起伏。

  明明身处阳光之下,他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从脚尖凉到了脑门,恐惧像一只手一样紧紧的攥住了他的心脏。

  里堂见过极道帮派火并,两帮都很有分寸的拿着球棍,铁棒之类的钝器,而不是锐器。

  一场仗干下来,彼此都头破血流。

  有伤残,几天后里堂甚至得知,有人重伤意外去世。

  里堂得知那消息时,心中虽有感慨,但波澜不大。

  可今天目睹到这突如其来的画面,别说是他以往跟地痞流氓之间的那些小打小闹。

  就是见过的那次极道火并,都比不了。

  这是他第一次目击直接杀人。

  毫无花哨的直接杀人,而不是意外杀人。

  那柄武士刀,本身就是为杀人而生。

  一切发生在一瞬。

  人的生命如同落花般凋零。

  相岸夫那张苍老的连从始至终冰冷到极致,那表情似乎不停的再告诉里堂。

  对方杀人的心态跟碾死一只蚂蚁似乎没什么区别。

  周围的人别说见义勇为了,就连一个敢往相岸夫方向迈出一步的人都没有。

  入目所及之处,所有人都在后退。

  或惊恐、或慌张、有的拔腿就跑。

  有胆大的行人在马路对面掏出手机开始拍视频,但猫着腰的身体紧绷着,随时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里堂下意识也想后退,但他觉得自己不是那种懦夫。

  但脚步怎么也没法往前迈出一步。

  用漫画里的话说,就好像被杀气镇住了似的。

  于是他就像一尊石像一样,杵在了原地,成为了被周围所有人无视掉的背景板。

  噗——

  相岸夫拔出了从久野后腰插进去的刀,带起一抹血花。

  久野倒在地面,身体像是蠕动的毛虫,费力的翻转过身体,金丝眼镜掉落在地也没办法管顾,只是使劲捂着自己腹部的刀洞。

  但鲜血却怎么捂也捂不住,正涓涓的往外冒。

  “别杀我......”

  “别杀我,相、岸老师......别杀我。”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久野带着颤音的声音充满卑微的哀求,感受着渐渐失去力气的身体,久野的惊惧都带上了哭腔。

  相岸夫只是轻轻夹起手肘,用袖子擦了擦刀上的鲜血,冰冷而苍老的声音不像活物,而是恶鬼唱起了歌。

  “区区一女人,不在家相夫教子,出来抛头露面也就罢了,还管到我头上了。”

  “我要用你们这些蛀虫的鲜血,唤起樱岛帝国的血性。”

  “你们不配教育樱岛的男儿。”

  “樱岛必然毁于你们之手!”

  相岸夫一番话闭,就将锋利的长刀抵在了久野纤细的脖子上。

  “永别了,久野惠子。”相岸夫低哑道。

  长刀审判了久野的命运,久野瞳孔缓缓瞪大。

  她毫不怀疑,下一刻相岸夫手中抽走的武士刀,就会割断她的喉管。

  然而,这次审判却被一阵破风声打断。

  砰!

  砸中相岸夫脑袋的是一个棒球。

  棒球砸在他脸上,只是让他僵尸般的脑袋微微晃了晃。

  他的身体依旧纹丝不动,手中长刀依旧抵在久野的脖子上。

  相岸夫那张恶鬼般的脸像人偶一样,缓缓转向校门口棒球掷来的方向。

  一个造型奇异的少年站在校门口,手中带着守门员的手套,四肢关节带着护具,头上带着自行车头盔,手中持着一根还没来得及撕下标签的棒球棍。

  说实话,这造型看上去确实有点滑稽,像是变身到一半的假面超人。

  棒球在地上弹了弹,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投掷物吸引了过去。

  假面超人说话了。

  “相岸夫,在对女人动手之前,是不是要问问在场的男人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