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人在木叶,科学成就血继网罗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宇智波斑的误解

  等到带土再次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阴暗的空间之中。

  而在自己的身前不远处,站着一个面容枯槁,露出一只写轮眼的老人。

  “嗯?!!”带土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问道:“这是在哪?”

  “这里是冥界与现世的夹缝……”

  一阵缓慢而低沉的声音从老人的口中发出,在这幽暗密闭的环境下,让带土有些心中发毛。

  “你是在哪里找到我的?”

  回想起了自己在昏迷前的遭遇,险死生还的体验让带土一时有些茫然。

  “你所倒下的地方,正好在我挖的地道附近,所以就顺手带你回来了……”

  老人语速十分缓慢:“不过,你能从那种情况下幸存,还真的是个奇迹。”

  带土挣扎着想要起身,老人却漠然地提醒道:“你的半个身体几乎都被岩石砸烂,虽说我给你包扎了一下,但最好还是不要乱动。”

  “不过,你的身体中有一种强大到异常的生命力,即使没有包扎,你的伤口大概也能自我痊愈吧。”

  说到这里,老人眼神中也带着一丝探究,他看着带土的伤处,语带好奇:“你这小子,该不会是宇智波与千手的混血吧?”

  “怎么可能?”带土不假思索地立刻反驳了斑的猜测,“我们家祖孙三代,可都是宇智波的族人!”

  不过,听到老人的话,带土也对此有所猜测。

  ‘难道是弥生大哥送给我们的治疗药剂效果?’

  “嘛……,你这傻乎乎的样子,也和我认识的一个千手的熟人很是相像呢。”老人只是随口一提,也并没有深究。

  他看了一眼带土头上生出的几缕红发,眼神中若有所思。

  ‘与其说是宇智波与千手的混血,倒不如说更像是与漩涡一族的混血吧……’

  ……

  就在宇智波斑与宇智波带土初次邂逅的当口,弥生则正在追捕那只爆遁的小老鼠。

  ‘果然不愧是爆破班的资深上忍,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利用先前的暗手,制定出逃脱计划。’

  面对狩的算计,弥生也有些惊讶。

  没想到原著中的一介龙套,都有这样的战斗意识。

  在接近地面的那一刹那,狩先是以地面下的暗手配合自己蓄势已久的地雷拳,短暂突破水牢的封锁。

  接着又利用了液体蒸发又汽化的雾气,使用了分身的障眼法。

  最后更是果断地抛弃了原定计划,放弃其余同伴,真身以土龙隐之术独自从地下逃走。

  迅速解决了被抛弃的其余四个岩忍之后,弥生解除了水牢,同时闭上眼睛,专心张开了神乐心眼的探查范围。

  半晌之后,弥生再次睁开眼睛。

  在他的感应中,就在爆遁忍者狩的逃脱方向,有一个庞大而暴虐的查克拉源正在朝这边迅速赶来。

  “岩隐的人柱力?从情报上来推测,应该是五尾?”

  他轻轻地皱起了眉头。

  原计划里,可没有现在就对上其他人柱力的安排!

  不过,已经打到现在这个程度了,现在放弃的话就有点可惜了。

  弥生想要尝试一下,在五尾人柱力到来之前,就把狩给抓住,或者杀死。

  而且,有和这两个术的存在,除了超规格的九尾外,弥生本身并不虚五尾人柱力。

  他甚至还打着一点其他的小算盘:

  真要是碰到了落单的五尾,未必不可以像二尾时那样,从五尾身上也拆个什么零件下来,再自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小五尾。

  ……

  狩是无法逃出弥生的手掌心的。

  早在弥生与狩第一次对拳的时候,他的手臂上就已经被弥生暗暗打下了一个飞雷神的标记,显然,狩并没有意识到这致命的一点。

  弥生的飞雷神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长达数秒的读条时间。

  这个读条时间的存在,意味着弥生的飞雷神无法同时兼顾进攻和撤退,远不如水门那样进退自如,可以一击不中,远扬千里。

  在先前的战斗中,他之所以在奇袭之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过飞雷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过,在这种单方面追逐战中,就不需要这种考虑了。

  ……

  数米深的地下。

  狩拼了老命地维持着土龙隐之术的效果,在土层之下快速掘进,向着北面的方向疯狂逃窜。

  狩没有弥生那样的感知能力,并不知道他常挂在嘴上的‘汉大人’正在朝自己这边赶来,只是下意识地选择了小队来时的方向。

  全力逃跑的同时,狩的心理还有一个隐忧,那就是:

  他并不知道,那个红发的忍者到底是不是像‘金色闪光’那样的神速忍者。如果是的话,那自己逃走的希望就十分渺茫了。

  ‘虽然那家伙出场的方式很像,但是战斗风格却完全不同,从来没有见到他在战斗中过使用那种不讲理的移动方式。这样一来,要么是他根本就不会那个忍术,要么就是他的忍术造诣不如,使用限制很大!’

  狩分析着弥生自现身以来的战斗表现,同时在心里安慰自己:

  ‘而且,听说飞雷神之术需要依靠特制的苦无。我现在身在地底,苦无怎么可能射的过来?’

  咻~!

  就在这时,一个红发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所制造出来的细沙环境中,一只白嫩的手掌悍然从右边抓向了狩的脖子!

  同一时间,本就神经紧张的狩立刻就发现了瞬移过来的弥生。

  他当即就炸了毛,脸色一变,不顾一切地以就近的右手发动了地雷拳。

  “嗯?!”弥生也没料到狩居然会如此敏感。

  地面之上。

  原本平整的地面突然鼓起了一个小包,紧接着,两个狼狈的身影一前一后从地底一跃而出。

  弥生的身形略显狼狈,衣物多处破损,裸露在外的,是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愈合的伤口。

  狩就要惨得多了,他发动地雷拳的右手更是已经完全废掉,失去了结印能力。

  也就是说,狩没办法继续以土遁忍术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