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许大茂的妖孽人生 > 第91章 大黄狗

  没过几天,许大茂的大舅找到许父许母,向他们传达了一个好消息,他儿子和谭晓丽吹了。

  许大茂父母觉得很无语,头一回见着自己儿子对象黄了,当爹的这么高兴的。

  由此也能看的出来,小川爸对那个谭晓丽的不满,完全不是装出来的。

  那是打心眼里不喜欢谭晓丽做他的儿媳。

  许大茂知道这事时,还是从程小繁嘴里听来的。

  对小川和他对象黄没黄,许大茂还真就不怎么在意。

  就像他自己所说鞋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

  6月的京城,已经显得有些闷热。

  许大茂的背心蒲扇套装虽然还没穿上。

  可看这天气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将这身装备穿上了。

  牵着自己小女儿许曚的小手,父女两人在周围巷子里闲逛。

  身后的毛球很忠实的跟在后面跟了一小会,然后跑的不见了踪影。

  这家伙许是到了“春天”,每天总是一副闲不住的样子。

  新人新事新国家,小年轻都恋爱自由了,许大茂自然也不会给它整什么包办婚姻。

  很开明......

  见天的跟着许大茂父女,在周围这片四合院闲逛,它也算混了个脸熟。

  所以这平常跑出去一阵,许大茂也不管它,反正到饭点了,这家伙一定会准时准点的回来。

  “许兄弟,我这又弄到了点好东西。”老沈在许大茂回家的路上将其拦住,一脸神秘兮兮的说道。

  “得,沈哥。你别说我也不听,上一次我买了那些茅台,我们两口子可是大吵了一架,你也不希望我们再吵架了吧?”

  许大茂直接开口将老沈接下来的话给噎了回去。

  他现在真就瞧不上什么这个好东西,那个好东西的。

  看着老沈有些尴尬的样子,许大茂还是说道:“如果你真有什么赚钱的买卖,你自己还怕不保准的话,可以和你家小伟商量商量。

  实在不行,就去找苏大头嘛,我是真不想做生意了。”

  这话许大茂说着一点都不心虚,他属实不想做生意了。

  不想做小生意了。

  这个老沈见许大茂这态度坚决,识趣儿的闭口不言这事。

  反而谈起了家长里短,许大茂这才和他攀谈起来。

  而当老沈说道谁谁家花边新闻的时候,许大茂跟打了鸡血一样,兴致无限高昂。

  老沈看着许大茂觉得很无语,他是有些搞不懂许大茂。

  放着赚钱的买卖不干,平常一周在家能休息5天的主儿,不喜欢赚钱生意,偏偏喜欢八卦...

  晚上回到家,毛球意料之外的没有准时回来。

  等了好一阵,眼看这天色都要暗下去,许大茂终于有些坐不住了。

  “小繁,我出去找找毛球,你和曚曚在家等着吧。”

  “要不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许大茂摇摇头拒绝说:“不用,我让青子跟我去就成。”

  可这还没走到前院,前院儿传来的狗叫声,让许大茂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狗东西终于回来了。

  三两步走到前院,李青和毛球站在自己家的家门口,毛球正冲着外面叫。

  叫声不像是有陌生人过来了,反而像在催促。

  正疑惑的功夫,一只和毛球体型差不多大小,但明显瘦了不止一圈一圈儿的大黄狗,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黄狗进来的时候,看着李青的眼神满是戒备,白森森的牙齿也不时露出来一下。

  似乎在警告李青。

  许大茂走过来的声音,让毛球竖起耳朵,然后转身跑到许大茂身边摇尾巴,狗脸上满是献媚。

  “青子,这谁家狗?”

  “毛球带回来的。”

  许大茂觉得挺无语,这他妈他下午还寻思着恋爱自由啥的呢,现在毛球就找了个公狗回来。

  伸腿踢了毛球一脚“以后把你的伙食减半。”

  吼~

  通体黄毛没有一根杂色的大黄狗见许大茂踢毛球,嘴里立刻发出警告的低吼。

  汪汪汪~

  毛球立刻回头叫了两声,像是在警告这条黄狗别装比。

  这可咋整。

  这条黄狗卖相虽然不错,但毕竟不是从小养到大的,许大茂和李青还好一些。

  可程小繁和小当平常出门要咋办?

  最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呢,万一把孩子咬伤了,后悔药都没有地方买。

  “青子把这黄狗赶出去吧,可能是别人家的狗。”

  看着李青口是心非的吩咐了一句。

  他心里知道这条黄狗大概率就是一条流浪狗,否则也不会瘦成这般模样。

  可许大茂没有收养流浪狗的义务,喜欢狗不代表他就要为每一条流浪狗负责。

  尤其是可能将妻女置身于险地的基础上。

  李青听许大茂这么说,随手就拿起一把笤稍,准备把这条狗赶出去。

  本来还在许大茂脚边耍贱卖萌的毛球,立刻跑到黄狗身前挡住。

  狗子间的真爱?

  这事也太特么离谱了。

  见李青停下了动作,毛球继续跑到许大茂身前耍贱卖萌。

  然而许大茂心里没有丝毫波动。

  “大茂,要不你就把这条黄狗留下吧,正好给毛球做个伴儿。”程小繁的声音在许大茂身后响起。

  “你没看它龇牙咧嘴的,别给你们咬了。”

  “反正你天天在家也没什么事做,平常给我们看着点狗不就好了。”

  许大茂:……

  真亏她程小繁想得出来,让许大茂这个身价亿万的富翁给她看狗。

  许大茂自认不是一个怕老婆的男人,这种“无理要求”正准备开口拒绝。

  许曚在一边发话了。

  “爸爸,狗狗。”

  “嗯,狗狗。你喜欢吗?喜欢爸爸就给它留下来好不好?”

  “嗯嗯。”

  程小繁伸手在许大茂身上掐了一把,然后自己闺女也不管了,气呼呼返回中院儿。

  许大茂抱起女儿,再度踢了在女儿身边卖萌的毛球一脚。

  这狗东西是真通人性,许大茂都怀疑它能听得懂人话了。

  否则它怎么知道跑到许曚身边溜须呢。

  “行了,青子,将这狗留下吧。明天你也别去上班了,就在家里看着点着狗,别让它咬人了。”

  对李青交代一声,然后许大茂抱着女儿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向中院儿。

  估摸是哄程小繁去了。

  第二天,院儿门口多了两个小马扎,许大茂一个,李青一个。

  二人身边还各自带着一个孩子。

  等到程小繁出门之后,许大茂这才抱着孩子起身。

  孩子有了李青带,小当说先回饭馆上一天班。

  她们走后,家里就剩下了许大茂和李青两个带孩子的大老爷们儿。

  很有种吃软饭的错觉。

  瞧了远远望着这边的大黄狗一眼,许大茂也没管它。

  和李青各自带着儿女直接出去溜达。

  晚上程小繁回来时,许大茂就发现她似乎心情很不好。

  许大茂问了几次都没问出什么缘由。

  直到晚上两口子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程小繁这才跟许大茂说出事情的原因。

  “大茂,张芳你还记得吗?”

  许大茂点点头,这个程小繁的闺蜜兼同事,许大茂当然记得。

  当初在去上海建立炎黄文化的时候,半路上载的人其中有一个就是这个张芳。

  “我知道她,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程小繁向许大茂身边靠了靠“她出国了。”

  “出国这不是好事儿吗?你舍不得她啊?”

  程小繁闻言摇了摇头,小声说:“为了出国,她跟她丈夫离婚了,而且还瞒着她丈夫把肚子里才两三个月的孩子打掉了。”

  许大茂顿时沉默下来,出国热、米国梦,无形中真的伤害了不少人。

  一个女人为了出国能干净利落的和自己男人离婚,甚至可以狠下心把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打掉。

  这般狠心一般的男同志都完全不具备的。

  他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安慰心情低落的妻子,在他心里是非常看不起这类人的,但他做不到当着程小繁的面直接就骂程小繁的“好朋友”。

  “我从来没想过她为了出国,会变成这个样子,就连自己的孩子都能狠下心打掉。”程小繁的声音带着迷茫。

  显然张芳为了出国的一系列操作,对她的影响很大。

  可是这种事情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发生了,程小繁不过是没有在她的圈子里发现这样的人而已。

  现在发现了,而且主角还是她的好朋友,程小繁的心情可想而知。

  在许大茂心里,张芳的丈夫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

  最起码张芳没有瞒着她丈夫打掉孩子的事情,然后吊着这个男人,等她在米国稳住阵脚之后,再谈离婚。

  如果张芳真像许大茂想的最坏的方法做的话,这个被抛弃的男人绝对会有心理阴影。

  两口子谁都没说话,各自就这件事情想着自己心中所想。

  良久,还是许大茂先开口询问:“小繁,你想过出国吗?”

  程小繁愣住,犹豫了好久这才点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我舍不得你们。”

  许大茂心里一暖,丝毫没有因为程小繁先点头的动作而有半分不满。

  许大茂是个异数,可这年代的其他人都是正常人。

  出国的诱惑真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抵抗住的。

  也顾不得天气热不热了,许大茂伸手揽过程小繁的肩膀“今年我们先去一下香江,以后如果有机会,我就带你去国外转转。”

  这对许大茂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问题。

  程小繁甜蜜的答应一声,然后一双柔嫩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这个女人果然是馋我的身子。

  许大茂心里升起一股明悟,然后一双大手立马回击,很快屋内就响起一阵声音压抑的交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