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末建工业 > 第273章 湖面之旅

  “殿下,夫人!”

  陆舟带着新月在池边漫步,有近卫过来禀报。

  “殿下,建州的汉人奴隶全被解救。

  没有疫病。

  现在大部已经在河套地区安顿好了。

  这是详情......”

  近卫说着,递过来一封书信。

  “不错。”

  陆舟接过了信封,细看之下,口里是不住的夸赞。

  “葛三刀、吕不川他们还是挺会办事的。

  还有,这次行动中的细探们,功不可没。

  行厚赏.....”

  陆舟光是看着这段的时间奏报,就能感受当时解救汉民的惊心动魄。

  要说数十万的人口冲向万人阵地,情况是相当凶险的,稍有差池,就会是灭顶之灾。

  两军交战,让乱民冲入阵地无疑是自杀行径。

  好在是夏国的武器犀利,有空中支援,还能远程打击。

  可如果没有提前安插这些探子,后果不堪设想,同杨也会死更多的人。

  “建奴残害汉民罪大恶极,这些人能胞族与水火,当然是英雄一般的存在,理应厚赏!”

  新月在身边难得发表意见。

  这段时间,国内看似平静,可大部分人都是在关注着那些被掳掠去的汉民。

  经过文工团的宣传,此事被无比放大,越来越多的人更是选择抛弃本职工作,加入军伍。

  但对于现在的夏国来说,如何进一步蚕食土地,以及巩固国内各方面发展,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厚赏加倍!”

  陆舟最后更是大手一挥,选择支持新月的态度,只为博得自家夫人一笑。

  陆舟装模作样的挥手。

  可新月只是翻了个白眼,瞄了陆舟一眼,又转过头偷偷笑了起来。

  两个人打情骂俏。

  跟前的近卫觉得再也看不下去了,想快些离去,只得硬着头皮,继续禀报道:“殿下,还有一件事情。

  第一艘铁甲战船明天就要下水了。

  要不要亲自去出席仪式?”

  直到这话说完。

  陆舟才收起脸上嬉笑的神色,仔细认真问了起来。

  “铁甲战舰,已经完全可以下水了?”

  “正是,已经测试完毕了......”

  近卫回答。

  确定老张头那边,已经对船体打造完成,并且下水测试了很长时间。

  陆舟也决定要亲自看看。

  现在天月城内,船工,水师以及众家属都已经安顿一处,船厂初具规模。

  能在半年内造出铁甲战舰,也是预料中的事情。

  ......

  第二天。

  陆舟带着近臣们来到贝海儿湖畔。

  这些人原本是来参加新月的封妃大典。

  现在典礼过后,恰巧又遇着了夏国第一艘铁甲舰下水。

  众人熙熙攘攘,是个难得的见证时刻。

  而且这还是在漠北草原上,罕见有大船出没.....

  这怕是草原历史上的头一遭。

  而不仅如此。

  陆舟这次还带了沙阔过来,因为经过商议,是要打算把夏国西北面的水域交给天月军。

  东边则是由山林兵跟两名归降的锦衣卫打理。

  山林里需要的人手少,在没有足够大的控制能力之前,人越多反而越是麻烦,只需火药充足即可。

  但是,贝海儿湖的西岸面却完全不同,那边有枕戈待旦的老毛子。

  广袤的西西伯利亚平原地带,中间与夏国,仅隔了一条叶尼塞河,再无其他。

  老毛子最近还经常南下,骚扰贝海儿湖的西面流域,如果让天月军利用上水运配合作战,无疑是一大征战利器。

  “殿下,该登船了!”

  沙阔在舱口比了一个请的姿势,可当自己站在船上的时候,两腿却止不住摇摆了起来。

  祖祖辈辈骑在马背上的沙阔将军,居然在船上开始打眩了。

  这事并不稀奇,陆舟在船上也感觉挺晃悠的。

  这主要还是设计的缘故。

  铁甲战舰外形是大型宝船的模样,长约四十余丈,尤为高大,甲板下边还有蒸汽机。

  而同时,因为技术上的原因,整艘船还是船帆与蒸汽机同时混用的。

  功率太大了容易爆炸,铁甲船不比蒸汽火车,需要的操作空间更大,这也造成了蒸汽船功率下降,蒸汽机运转时船身容易不稳。

  这并不是夏国工匠的问题。

  在历史上,所有早期的蒸汽轮船,都是这般的状态。

  穿越大西洋的蒸汽轮船,能让所有坐过的人闻之色变。

  “关闭蒸汽!”

  随着船体驶出港口,水手们扬起帆布,船体才稍稍恢复稳当。

  陆舟看着这些水手的状态,也知道最近的水师没有白训练了。

  至少船身的操控完全没有问题。

  再看铁甲巨舰的周边,还有七八艘中等大小的炮船护卫,浩浩荡荡往贝海儿湖的中心驶去。

  离开港岸,前方的湖面就如真正的海洋一般,深邃而辽阔。

  秋季映着斜阳。

  这个时期的生态还是极好的,湖面不时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大鱼跃起。

  看起来就像是鲨鱼。

  只是这时,蒸汽机忽然开启,所有人的脚下不由一晃。

  船身不断的往前推进,这个频率的确容易让人眩晕。

  但好在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磨合,船体逐渐开始稳定了许多。

  “殿下,要不然就下去后边的小船吧,这大船反而晃悠。”

  老张头跟水手们时间长了容易适应,但看着王上蹙着眉头,就不由建议道。

  “罢了,在这大船上也挺好,视野开阔。

  多多适应就好了。

  本王还没有如此娇贵......”

  陆舟挥了一挥手,知道以后的将士肯定要长期待在这种环境里。

  只不过是有些晕船而已,当下还是需要做出个榜样来。

  “本王还从来没有好好看看自己的这片湖海呐!”

  陆舟心中感慨着眺望。

  可是不知航行了多久,某处不知名的岸边,却远远见到了一簇烽火。

  高高的烟雾升腾,在船头上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什么?有敌军来了?”

  陆舟指着西面问道。

  “是贝海儿湖西面牧场的烽火信号,老毛子又南下骚扰了!

  不过看这信号平缓,应该只是平常的牧民冲突。

  天月军在西岸有五千兵马常守。

  老毛子军队打过不来,只是一些猎人偷偷越界过来骚扰。”

  沙阔回复着,像是习以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