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大天师 > 第七十八章 乔虎vs二殿下

  在晋国,刑部侍郎乃是从二品的大员,足足比孔义龙高了好几级,是有权利压制他的。

  “我等见过侍郎大人,”没办法,孔义龙四人只能单膝跪下见礼,唯有李宅一直坐在囚车前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小子,你竟敢不跪,来人,拿下他。”

  那山羊胡刘大人身边的男子斥道。

  哗啦,他话音刚落就有几人抽出佩刀,要去缉拿李宅。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同时一声不屑的冷哼响起:“哼,刘营樘,你好大的官威呀。”

  听到冷哼,刘营樘瞳孔微缩,急忙上前一步,冲那带领一队骑兵策马而来的男子施礼道:“见过乔统领。”

  来人正是乔虎,他的军营虽相对较远。

  不过,禁卫军骑兵上路,百姓行人都自觉避让,速度要相对快很多。

  乔虎摆了摆手,数百铁骑瞬间冲出,将囚车连同刘营樘等人团团围住。

  “乔统领,你这是何意?”刘营樘脸色难看的道。

  “哼~,你还有脸问我,我侄儿翰林惨死一个多月,你们都没有调查出幕后的真凶,现在有了线索,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抢人,还敢说这里面没有猫腻?”

  乔虎性格耿直,眼中揉不得沙子。

  可他话音刚落,就有人接口道:“乔虎舅舅,你这话说的侄儿就不敢苟同了。

  刘侍郎身为刑部官员,调查皇兄遇刺乃是分内之事,他怎么就不能接手凶徒了,难道要舅舅你这禁卫军统领来接替刑部审案吗?”

  左建峰在几个大内高手保护下,出现在街道尽头,冲乔虎抱拳道。

  他与左翰林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按照父辈的关系去论,理当称呼乔虎一声舅舅。

  只不过,左建峰这是话里有话,明眼人都能听出他这是在指责乔虎越俎代庖,手伸的太长了。

  “原来是二殿下,没想到此事竟然将殿下也给惊动了,看来此人真有可能是杀害翰林的真凶。”

  乔家与曹家分属于晋国文武两大派系,太子左翰林遇刺身亡,收益最大的自然是眼前这位建峰殿下。

  当时乔虎就曾怀疑过,故而,面对他时语气并不算多么和善。

  “是吗?不过乔家舅舅可能有些误会,本殿下只是凑巧路过而已,可非是专门为谁而来。”

  左建峰剑眉挑了挑,淡淡的回应。

  啪啪啪~~

  就在此时,李宅从囚车上站起,拍着巴掌笑道:“精彩,实在是精彩呀,不如来点更加精彩刺激的如何?”

  “你又是谁?”

  被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道士打断,左建峰眉头微皱,乔虎也一脸的不爽。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贫道这一路上的遭遇可是精彩纷呈,刘石歧,说说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儿。”

  李宅嘿嘿一笑,侧身看向了刘石歧。

  同时对他传音道:“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一定在你死后保住你的魂魄,度化你轮回投胎重新做人。”

  “多谢道爷,我说,我本是曹太尉......”

  有了李宅的承诺,刘石歧再无顾忌,他大声将事情竹筒倒豆子的一一讲出。

  嗡~~

  这下子真的是炸锅了。

  乔虎的眼神越来越凌厉,眼圈越来越红,刘营樘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左建峰几次想要让护卫出手杀人灭口,可最终还是咬牙忍下。

  毕竟,这是京城的大街上,还有数百禁卫军骑兵与刑部的官差在。

  一旦出手,他就算是二皇子,也难以摆脱干净。

  “你所言可是事实?”

  听刘石歧说到他们一干曹廉培养的死士将太子灭杀时,乔虎再也忍不住,他跳下战马,一下子冲掉囚车近前,目光喷火的质问道。

  “绝无虚言。”刘石歧豁出去了,反正都是一死,他丝毫没有回避的道。

  “胡说,这一定是栽赃陷害,我大舅对父皇忠心耿耿,怎么可能犯下如此弥天大罪,定是这小道士蛊惑了此人,他才胡言乱语的。

  来人,将这罪魁祸首的小道士拿下!”

  左建峰突然开口,将矛头指向了李宅,其实他比谁都清楚事实的真相。

  得到吩咐,两个大内侍卫立刻抽出佩剑,向李宅冲来。

  李宅都没有动,因为他相信乔虎不会让对方肆意妄为。

  果然,乔虎猛然回头,目光冰冷的道:“退下,在事实真相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能动这几人。”

  哗啦,有禁卫军抬起刀枪,催马拦住那两个大内侍卫,形势立刻剑拔弩张。

  啪啪啪,李宅再次击掌,他笑着道:

  “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本是进京看望师姐的,凑巧帮朋友扛过几次袭杀,怎么就成了罪魁祸首了,悲哀,实在是悲哀。”

  他口中说着悲哀,脸上却一副淡然微笑的表情,哪里有一点惧怕之意。

  “到底怎么回事?小道士,你的师姐又是谁?”

  乔虎感觉李宅身份很不简单,且他听他的意思,这次对方几人进京的路途并不顺利。

  “我师姐叫秀儿,至于我与孔兄他们途中到底遭遇了什么?还是让孔兄来说吧。”

  李宅依旧随口而言,并未将不靠谱的大国师师父甄武德搬出来。

  “回禀大人,卑职等人先是在落霞镇遭遇妖鬼袭杀,若非李兄及时赶到,我等应该都已经......”

  孔义龙在李宅示意下,将沿途的遭遇娓娓道来,听的众人一阵唏嘘。

  得知他们曾几次遇险,昨晚更是遭遇铁骑卫的阻杀,乔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心中激怒,他根本就没有将李宅口中的秀儿,与晋王都很器重的国师千金甄秀儿联系在一起。

  “一派胡言,就凭你们,怎么可能挡住数百骑兵的冲杀,”左建峰插口道,显然他不想孔义龙继续下去。

  哼,乔虎冷哼,直接将他打断:“是非曲直,待本统领禀报吾皇,自然能查个水落石出,小道兄、孔捕头,麻烦你们先跟我走一趟。”

  说完,乔虎瞥了一眼左建峰,就命人押解囚车、带着孔义龙等人浩浩荡荡离开。

  有数百铁骑护卫,没有人敢阻拦。

  不过,这等大事也很快如长了翅膀般,向整个京城内蔓延而去。

  太尉府,晋王左玉仁走进充满汤药味的内宅,床榻上躺着的曹廉急忙装作虚弱的起身,要下床大礼参拜。

  却被他摆手制止住。

  “曹大人不用如此,你还是好好养病,早日康复后也好为寡人分忧。”

  听了晋王的叮咛,曹廉眼圈泛起水雾,口中净说着一些主上隆恩的感觉话语。

  不过,在对方回头时,他眼中却闪过一丝不加掩饰的嘲讽。

  晋王左玉仁并未在太尉府轰停留多久,因为有宫内的侍卫来报,乔老丞相有急事要奏本求见。

  目送走急匆匆离开的晋王,曹廉知道借助刑部灭口的计划应该又失败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李宅他们会一来京城就将事情闹大,现在整个王都内都在传是他暗中培养死士灭杀了太子左翰林。

  否则曹廉一定会不惜一切的擒下晋王,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装病,打死不承认刘石歧的指证,等待黑山妖尊归来、与其一起联手颠覆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