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花笺云浮行 > 第二十五章 卿负·求助曲府

  康家现下乱做一团,偏偏康长生并未相处什么对策,还整日不见其人,那康天喜现下又痴傻疯癫,是以康府上下不免有些人心惶惶,既有人心惶惶之人,那便也有想趁乱撬走康家一笔财富之人,比如说康管家和阿德。

  康管家也是贯会审时度势之人,自从那位姬妲来到府中之后,康长生现下对他之言,已不像从前那般言听计从,而且康家现下正走向没落,那么便是他留在康家,必然也难有出头之日。

  与其这般,倒不如趁着康府还有些钱财之时,他先去拿上一大笔钱财,之后离开寒水镇自己开府去做个老爷。

  打定了主意,康总管便找来阿德大致说了一番此事,为了计划能顺利实施,他们还找到了半山先生,以钱财分得四分给半山先生为酬谢,让半山先生在时候为他们做法掩去行踪。

  这天晚上大雨滂沱,电闪雷鸣不断,康管家见康长生入了玉窟已三日两夜未出,当下便同阿德实施也他们的窃取计划。

  借着府中管事之便,他们叔侄二人一同将康府那些稀奇值钱的玩意通通洗劫一空,之事这些贵重玩意还没有捂热,就被人取了性命。

  那人取了他们性命便也罢了,更加残忍的是浑身上下血肉大多都不见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片零零散散挂在那副骨架上。

  康总管和阿德的尸体被人发现之后,整个寒水镇的人心中都有些发怵,毕竟那死状当真是太凄惨了些。

  他们不由的又想到了前段时间的那个红衣鬼影,于是为了寻求天神的庇护,寒水镇的那些天神玉石瞬间便被抢购一空。

  曲家和袁家既有忧亦有喜,忧的是他们作为寒水镇之人,自然是希望整个寒水镇相安无事,众人平安的,也不晓那红衣鬼影的目的为何,到底要在镇上做什么,更加恼人他们找不出可以对付那红衣鬼影的任何方法。

  至于那喜,则是因为即便已经这般了,仍旧还是无人愿意再上康家的玉石铺购置任何东西,这说明康家的的确确是被寒水镇众人唾弃了。

  寒水镇上因为康总管和阿德的死诸多猜想,众说纷纭,不过郁长安却有自己不同的想法,他隐隐约约觉得那二人的死,康长生必然是脱不了干系的。

  若要问郁长安问什么会这般认为,郁长安大约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依着他对康长生的了解,还有上一次见康长生时,康长生的状态所以得出了这般的结论。

  郁长安本就因为妥协了自己女儿和康家的婚事心中满是愧疚,如今有猜测出康长生是那般残忍的杀人恶魔,心中的决定更是坚决了不少。

  下定决心的当天,郁长安便亲自去前去曲府拜访,本以为曲府之人会像他之前对待他们一样会将他赶出去,诚然,倒又是他狭隘了。

  曲府的下人只是请示了曲夫人之人后,便将他迎进了曲府的客厅,还为他备了茶水,以礼相待。

  郁长安其实是认识曲夫人的,只是在发生那件事情之后他们便没再见过了,一则是郁长安自觉无脸见曲夫人,二则是因为他怕曲夫人会发现他身上的秘密。

  当初他知晓自家女儿和曲夫人的儿子生了情意之后,他是千般万般不同意,只是他女儿在此事上执拗不已,又有非曲临夜不可的架势,让他不得不暂且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不是此番,他已然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他想他大约也不还来曲府。

  “郁老爷怎么来了,这倒是稀客了。”步入客厅,曲夫人看着郁长安道,平淡的语气虽然是客气的,但终归是带了几分不满的。

  曲夫人以前是不满二十三年前那件事发生以后郁长安的态度,后来则是不满郁长安对自家儿子的态度,这两项加起来,曲夫人实在没办法用对正常人的态度对待郁长安。

  若不是郁家的家头是自家儿子的心头爱,她其实是不想见郁长安的。

  “曲夫人,其实我今日前来,是为了小女的事情来的。”郁长安道,脸上自有几分尴尬之色,但事已至此,他总不好半途而废的。

  他的女儿已经因为他受着那样的罪过,他哪里还能顾忌他往日做下的那些事,哪里又还能计较别人对他的态度?

  “我记得你郁家的小姐不是要嫁入康府了么,你现在来我们曲府又是为你哪门子女子的事情而来啊?”曲夫人道,本来还能维持的平淡因为郁长安的话碎裂了,现下是丝毫不客气,也丝毫不留什么情面了。

  作为一个父亲,那样对自己的女儿,不顾自己的女儿的幸福将她视做筹码去与康家结亲,这是一个父亲能做出来的事情么?

  “曲夫人,小女的事确实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是,现在我只想挽救小女,所以此番上门求助,还请曲夫人能够不计前嫌,连同曲公子一起帮帮小女,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郁长安起身,朝速度人鞠躬道,此番颇为诚心,不掺半点水分。

  曲夫人见状,也不好在多说什么讥讽的话,毕竟郁长安对郁聆风的爱并不假,她看的出来。

  “前些时日犬子多次上门求见,你皆将他拒之于门外,怎么今日突然就改变主意了?”曲夫人问道,事情关乎自家儿子,她自然还要问一问的。

  “实不相瞒,小女因为与康家的婚事而病倒之后,我便有想着替她将那桩婚事退了,我也确实是去了康府的,可我没有想到那桩婚事不仅没有退了,还被康长生逼着将小女的婚约由康天喜改成了他。而且他还对外宣称是我不肯退了婚事,还求着他将小女许配给他,我真是百口莫辩了。”郁长安叹了一口气,心里颇不是滋味。

  “原来是这般。”曲夫人道,面色倒是又缓和了不少。

  “今天来到曲府打扰,一则是我也明白,我不能因为我的自私而害了小女的幸福。二则是那康长生委实不是善类,我怀疑杀了康总管和阿德的人并不是那个红衣鬼影,而是康长生。”见曲夫人面色好了不好,郁长安说话也流畅了不少,也讲自己所知所想说了出来。

  “今日之事,待犬子回来之后,我必会告知于他,还请你先回去,静待消息。”曲夫人道,神色不明。

  曲夫人的话已说到这个份上,郁长安也是个识趣的,便告了辞,离开了曲府,他相信曲临夜一定会出手相帮的。

  郁长安离开后,坐于主位的曲夫这才微微颤颤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心绪也平静了下来。若是郁长安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她儿子便有些有危险了,毕竟现在曲加和袁家正联手对付康家。

  今日之事,她必要一五一十的同自家儿子说一说,必要让他小心谨慎些才是!